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業界資訊軟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數碼之家
評測中心智能設備
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開源界大事件盤點!微軟真愛Linux,華為方舟鴻蒙加入,MongoDB與云廠商大戰

2019-10-1 22:44:03來源:開源中國作者:-責編:騎士評論:

開源發展到當前的階段,已然成為各個公司的必爭之地,大小公司都在舉力搞開源,我們觀察了一下今年在這個潮流中最受關注的幾家公司,發現了一些事情。

微軟、華為與MongoDB在開源上似乎各有各的出發點,是胸懷天下開發者,還是無奈反擊絕地求生,亦或是一心想著錢?

而在這個過程中,三家公司的際遇卻又大不相同,有人一路順風順水,直接從不良少年變成了開源三好學生;有人頂著家國重擔,同時還要面對巨大的輿論壓力;還有人直接參與了一場前所未有的開源利益之戰。

都很精彩(或者殘酷),同時也帶給我們許多思考,一起來看看。

微軟

微軟愛開源!

參與開源,這是近兩年來微軟在走的路線,并且在2019年,它甚至直接在Windows中安上了一顆Linux內臟。

微軟的這顆Linux內臟其實是今年5月份在Windows 10上推出的全新版本WSL(Windows Subsystem for Linux),新版本WSL 2使用了全新的架構,這是一個真正的Linux內核,它改變了Linux二進制文件與Windows和計算機硬件的交互方式。

Linux二進制文件使用系統調用來執行許多功能,例如訪問文件、請求內存與創建進程等。WSL 1創建了一個轉換層,對這些系統調用進行翻譯,以允許它們在Windows NT內核上工作。但是,實現所有這些系統調用很有挑戰性,導致某些應用程序無法在WSL 1中運行。WSL 2包含自己的Linux內核,它具有完整的系統調用兼容性。所以像Docker等應用都可以正常使用。

同時,微軟還開源了全新的終端Windows Terminal,這是一個全新的、流行的、功能強大的命令行終端工具。其包含了很多來自社區呼聲很高的特性,例如:多Tab支持、富文本、多語言支持、可配置、主題和樣式,支持emoji和基于GPU運算的文本渲染等。

微軟深情擁抱Linux,不可思議!從此以后,人們是這樣描述閉源的Windows的:Windows是世界上最好用的Linux桌面發行版。

關于擁抱Linux,微軟今年還做了一件事,它宣布正在將其exFAT技術添加到Linux內核中。exFAT文件系統目前在整個電子行業中都得到了廣泛應用,你平時使用的SD卡和USB閃存驅動等電子產品,多半就使用到了exFAT技術。但是這個專利此前是收費的。微軟開放了它的exFAT技術,并且把技術規范公開,這意味著,往后Linux社區可以放心地使用Linux內核中包含的exFAT。另一方面,技術規范文檔公開后,開發者可以開發符合要求、可互操作的exFAT實現,促進整條技術鏈的發展。除了Linux,微軟還把參與開源的手握向了Chromium,這是開源界的另一個超級明星項目,基于它開發的Chrome也是Web瀏覽器的霸主。微軟去年年底宣布要給自家的新瀏覽器Edge換個心臟,今年4月份它終于正式釋出了基于Chromium的Edge預覽版本。

微軟在改造自己的Edge的過程中,也將其在業內出了名的瀏覽器特性帶到了Chromium項目中,比如順滑滾動體驗和快速便捷的Windows Hello身份驗證、無障礙閱讀、高對比度與視頻字幕可讀性等,儼然成為了Chromium的重要貢獻者。

而開源編程語言方面,微軟也著手深度參與:微軟正探索將Rust作為C和C++的安全替代方案。

什么情況?那個當初把開源視為毒瘤的微軟,現在已經成為了開源界的超級巨星!?

這份開源之愛,即是正義!——?

真的是正義嗎?有些人不這么認為。

微軟想要做什么呢?有人說他要入侵Linux,還是走“擁抱、擴展再消滅”的老路。在微軟宣布開放exFAT技術,參與到Linux內核的消息出來后,有資深媒體人分析:“微軟并非以‘和平姿態’進入Linux,它采用了敵對姿態。它對雅虎、諾基亞和Novell采取了同樣的做法。”

他指出微軟現在進入Linux完全是為了將微軟的“標準”、API和專有軟件推到Linux中,最終目的只是純粹而簡單地要剝削和榨取。

我們甚至覺得事情沒這么簡單。關于微軟與開源,整個故事可以講得很完美,下邊來看看。

Linux基金會項目OpenDaylight執行總監Neela Jacques在名為《The shift in open source: A new kind of platform war》(開源的轉變,新的平臺之戰)的文章中寫道:

在技術主宰著世界的今天,平臺創造了市場和生態,創造出巨大的價值。此時,如果哪家公司站錯平臺,那么不論這家公司的技術有多好,市場有多大,銷售團隊有多強,最終都會被淘汰,前車之鑒包括Nokia、Blackberry、Windows phone、Amazon Fire、Websphere與Cloudstack等。

當前開發者領域最大的平臺是什么?開源。這是前提。

2016年,微軟以260億美元收購了職業社交網站LinkedIn。

2018年,微軟以75億美元收購了全球最大源代碼托管平臺GitHub。

2018年,微軟開始與自由職業工作平臺Upwork開展合作,共同向客戶提供企業級自由職業解決方案。有消息指出,此舉是微軟收購Upwork工作的第一步。

微軟在干什么?

LinkedIn是全球最大的職場社交平臺,用戶數已超過6.1億,覆蓋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每個《財富》世界500強公司均有高管加入。

GitHub是全球最大的軟件源代碼托管平臺,目前用戶3600萬,托管倉庫超過1億。

Upwork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職業網站,每年有數百萬個職位發布在Upwork上,覆蓋專業技能超過5000種。通俗一點來說,Upwork就是一個眾包平臺,人們在上邊接單完成任務,賺取回報。

微軟收購LinkedIn,可以看作是對“人際關系網”的收購;收購GitHub,外界認為微軟開始在大規模地聚集開發者人才,其實收購的是“專業開發者”;如果微軟真的收購了Upwork,那它勢必將Upwork向全體LinekdIn與GitHub用戶開放,形成一整個可持續發展的開發者生態。

現在情況是微軟手上已經有了LinkedIn這個全球最大的職業社交網絡,也有GitHub這個專注于軟件開發者的全球最大程序員聚集網絡,收購Upwork或者類似的開發變現平臺成為了這兩大開發者資源網絡的不二去向。

這很明顯,微軟在抓住當前最具創造力并且最“平價”的創新源泉——自由與熱衷開源的開發者——去建設它全新的開發者生態。那么前邊梳理的微軟今年在開源上的動作,其實也就不言而喻了。

只要把握住了這群開源世界的核心,那么新的開發者生態中“天下英雄皆入吾彀中矣”,到時別說自行車了,微軟可以擁有整個軟件世界。

微軟是不是這樣想的呢?我們拭目以待。

對了,最近微軟宣布將于明年舉辦第一屆微軟Linux大會——WSLconf,同樣讓人大跌眼鏡。

不小心給它打了個廣告,微軟打錢。

華為

由中美貿易爭端引起,華為被美國封殺,并且蔓延到技術領域。在美國政令下,谷歌開始限制華為使用安卓,微軟隨后停止華為訂單,緊接著,SD卡協會、Wi-Fi聯盟、IEEE學術委員會等均撤銷華為會員資格(后又接連恢復)。

絕地反擊,華為宣布將推出自主研發的海思芯片、鴻蒙操作系統與方舟編譯器。

一時間引起了劇烈的反響,一方面是一種愛國情懷在刺激著全國人民,不管是不是開發者,大家在關系到國家前途的這件大事上都積極參與了進來;另一方面,華為準備祭出的這幾個項目,在國內當前技術環境下并沒有前例,它們技術上具體是如何實現的?完成得怎么樣?有什么樣的突破?……這些與技術相關的期待、疑問與質疑在講究“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的開發者圈子中瞬間爆炸。

這其中有正面的聲音,反面的也不少。在華為一次次騷操作中,人們的質疑一再被打臉,真香定律瘋狂應驗。

拿最近開源的方舟編譯器來說,傳聞這個編譯器華為已經自主研發了10年,但是直到開源出來,華為還是被許多人噴只會畫餅:

?2009年,華為啟動5G基礎技術研究的同時,開始創建編譯組,第一批海內外研究人員加入;

?2013年,華為推出面向基站領域的自研編譯器HCC,并正式提出編譯器框架構想;

?2014年,眾多海內外專家加入華為,方舟項目正式啟動;

?2016年,成立編譯器與編程語言實驗室;

?2017年,方舟編譯器上第一個Java程序“Hello World”跑通;

?2018年,方舟編譯器跑通安卓系統所有后臺服務,并成功移植到手機;

?2019年,華為方舟編譯器開源。

其實源碼目前已經開放,噴的人也開始換了一些角度。目前方舟編譯器開源的是編譯器框架部分源碼,包括編譯器中間表示(IR,Intermediate Representation)與語言編譯實現,同時搭配編譯器其它二進制組件,實現Java程序到aarch64匯編指令的編譯過程。

據介紹,一方面,方舟編譯器首次在Java領域將虛擬機干掉了,也是軟件史上首次將Java/C/C++等混合代碼一次編譯成機器碼直接在手機上運行,告別了Java的JNI額外開銷,也告別了虛擬機GC內存回收帶來的應用進程掉線,使操作流暢度大幅提升。

華為沒有透露技術細節上的東西,同時官方也并未透徹說明研發方舟編譯器的核心難點在哪里。但是根據方舟專家不閑的介紹,我們了解了一些東西。

首先Java本身是“動態語言”,如果要能夠在服務器側做到靜態編譯,又不能動手裁剪語言的動態能力,就需要IR、運行時、編譯器以及編程框架一起修改,同時還要考慮復雜的兼容問題,導致技術方案選型的困難。

其次要想提高流暢度,需要提升內存使用效率、提升JNI效率,需要想盡辦法控制動態綁定對性能的影響,需要profile上有更準確的信息,這是系統工程上的困難。

而最為關鍵是如何提升編譯后的代碼執行效率,做出一個可以工作的工具不難,難在做出世界頂尖性能。此外,我們國內能做IR設計和內存模型的人才太少了。

按照華為的說法,方舟編譯器的開源打響了鴻蒙OS開源的第一槍,方舟編譯器之上,鴻蒙OS是“第一個適用于所有場景的基于微內核的分布式操作系統”。

它可以運行在智能手機、智能揚聲器、計算機、智能手表、無線耳塞、汽車與平板電腦上,其支持的RAM大小從千字節到千兆字節不等。此外,鴻蒙最終將支持一系列應用,兼容Linux與Android應用。

同時華為還介紹接下來方舟編譯器本身也會繼續增量開源。此外,根據一些開發者的分析,華為基于方舟編譯器的IR層設計,其實上可接入不同編程語言生態、下可接入各種操作系統與硬件平臺,而一旦IR層生態建成,更可直接推出自己的語言。

這樣軟件王國四大明珠“操作系統、編譯器、編程語言與數據庫”中三顆都將變成華為的掌上明珠,這在國內還沒有先例。

基于這些已經引起的全球性的關注以及開源相關計劃與事實,我們認為華為今年在開源上的參與程度與影響值得記錄與繼續期待。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最近CNCF發布的Kubernetes歷程報告中,我們發現華為高亮出鏡:目前在參與貢獻Kubernetes的公司中,華為貢獻量排在第4位。

MongoDB

這一小節講講今年在開源界名聲似乎不怎么樣的MongoDB。

MongoDB去年10月份宣布將開源License從GNU AGPLv3切換到Server Side Public License(SSPL),以此回應AWS等云廠商將MongoDB以服務的形式(DBaaS)提供給用戶而沒有回饋開源社區的行為。

SSPL明確要求托管MongoDB實例的云廠商要么獲取商業許可證要么向社區開放其服務源碼。

但是開源社區對此有不少反對聲音,許多人認為SSPL是具有針對性的,對特定類別的用戶具有嚴重歧視性,這違反了開源的真諦,所以Fedora認定SSPL不是一個自由軟件許可,紅帽和Debian也宣布從發行版中刪除MongoDB,甚至macOS包管理器Homebrew也因為協議問題移除了MongoDB。

同時被點名的云廠商中的代表AWS隨后推出了一個與MongoDB API兼容的新數據庫產品DocumentDB,并將其描述為“一個快速、可擴展且高度可用的文檔數據庫,旨在與你現有的MongoDB應用和工具兼容”。這擺明了是對MongoDB的反擊。

為什么單拉MongoDB出來講呢?因為事情發展到今年,MongoDB其實成為了跑在開源與云廠商斗爭最前線的一個衛士,在它的隊列中,先后出現了其它知名開源項目的身影:

?十分流行的圖數據庫Neo4j宣布,從Neo4j 3.5版本開始,企業版僅在商業許可下提供,不再提供源代碼。

?Confluent宣布修改其平臺部分組件的開源協議,從Apache 2.0切換到Confluent Community License,新的協議不允許將項目源碼作為SaaS產品提供給用戶。其背后是知名的流處理平臺Kafka的團隊,并且此次協議修改影響到KSQL。

?Redis Labs的一些模塊在半年內相繼從AGPL變更為Commons Clause和Apache 2.0組合的開源協議(Apache2 modified with Commons Clause),又變為Redis源碼可用協議(Redis Source Available License,RSAL),RSAL要求源碼不能集成到數據庫產品、緩存引擎、流處理引擎、搜索引擎、索引引擎或者機器學習/深度學習/AI服務引擎。

?Cockroach對核心源碼的開源協議進行修改,從原本的Apache-2.0協議修改為BSL(Bussiness Source License),該協議要求用戶唯一不能做的是在沒有取得授權的情況下以商業形式用CockroachDB提供數據庫即服務(DBaaS)。

?……

這些項目陸續修改開源協議甚至直接閉源,都直接把原因指向了云廠商將其能力直接作為一種云環境下的服務賺大錢,而不回饋開源社區。它們不愿意眼睜睜看著云廠商坐收漁翁之利。

當前站在這場開源界與云廠商混戰中最前線的正是MongoDB,它成了典型代表。

且不說各個Linux發行版與工具將它列入黑名單的“英勇就義”,也不說與AWS交鋒的幾個來回,就看在開源界大佬們也紛紛發聲來譴責MongeDB等開源項目針對云廠商修改協議的這種行為,許多人認為它是輸家時,MongoDB正面剛了。

MongoDB CEO Dev Ittycheria認為不必在意這些看法,他說:“從那以后,我們的業務增長得更快。這沒有任何影響,它只影響那些可能在考慮使用我們的免費版本,并將其作為托管服務提供給第三方的人。”這似乎就是要與云廠商斗到底的架勢。

同時Dev還直言MongoDB開源并不是為了獲得幫助,使產品更好,而是作為免費增值策略,以推動采用。

不管是為了什么,開源最終還是需要有一個可持續的方式來維持,簡單來講,至少需要可以維持項目正常運營的金錢,而一旦開源項目走了商業化發展道路,那么商場自然也有商場的規則,對于項目所賺錢財的多少則會更加看重,這是開源與云廠商斗爭中開源這一方的利益關切。(又或者前邊提到的開源項目其實也有利益不相關,純粹看不慣云廠商的操作的?)

另一邊,這些被“針對”的云廠商不愿意放棄那一種從開源中得到的精妙的獲利方式,不愿意放棄這筆優質的收入。

開源與云廠商利益關切本質上不同,并且看起來目前沒有較為理想的解決方案;關于誰是誰非的觀點其實也明顯地分化成了兩派——一方面是因為對協議的理解不同,一方面似乎是協議本身不完備,沒有明確處理這種案例的內容;同時在這之間還不斷有人加入戰局,讓局勢不斷往高潮上發展。

因此我們認為開源與云廠商的混戰還將不斷惡化下去,最終收場可能需要倒逼到“開源最上游組織”去重新修改相關約定。

注:這里說“開源最上游組織”而不說OSI(Open Source Initiative,開源促進會,定義“開源”與認證開源協議的組織),其實是因為本身華為的事件讓人們開始思考開源國界與本質等相關問題,那么最終我們是否需要、會不會重頭來過,重新規劃開源的這畝田地呢?我們甚至連最終會不會存在一個“開源組織”形態都不能斷言。

小結

不管是華為還是微軟,其實公司開源背后的想法都可能不那么“極客”,是不是被動/主動通過開源去建設生態,是不是通過開源最終想要分到一杯什么樣的八寶粥只有它們自己知道。MongoDB或許只是勇于把真實想法說出來而已,這反而能讓人敬佩。

在將這幾個代表性公司今年在開源方面的情況梳理了一番之后,回過頭來看,這一篇咱們從中美貿易摩擦開始講到了華為的參與開源,而為什么中美貿易可以影響到開源呢?這其實引發了我們很多思考:開源有沒有國界?參與開源是可取的嗎?開源的法律問題怎么認定……“華為事件”其實代表了我們關于“開源到底該是怎樣的?”的迷思。

而勾勒“微軟的野望”則是對開源本質的探討;MongoDB與云廠商之間的斗爭則讓我們看到了開源生存的困局和處于商業市場下的沖突。

這些話題全部雜湊成一鍋——關于開源的思考,這個話題我們下次再聊。

相關文章

關鍵詞:開源微軟華為

IT之家,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 愛科技,愛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买马买49个数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