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字號:默認大號超大號

段落設置:取消段首縮進段首縮進

字體設置:切換到微軟雅黑切換到宋體

業界資訊軟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數碼之家
評測中心智能設備
精準搜索請嘗試:精確搜索

高管大清洗,資產狂甩賣,后諾伊曼時代的WeWork能否完成自救?

2019-10-5 15:02:49來源:獵云網作者:福爾摩望責編:阿迷評論:

WeWork的后亞當·諾依曼(Adam Neumann)時代已經開始。

關于諾伊曼辭去首席執行官一職的種種猜測,終于在他于本周早些時候的正式離任結束了。但是此舉也引發了新的不確定性,投資者擔憂兩位被任命接替他的高管將如何扭轉這家辦公空間巨頭不斷惡化的命運。

在諾伊曼離職并轉而擔任非執行董事長一職后,WeWork首席財務官Artie Minson和副董事長Sebastian Gunningham接任聯合CEO。WeWork拒絕讓Minson和Gunningham接受采訪,但在任命后不久,兩名高管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在公司歷史上的這一重要時刻領導WeWork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榮幸。”

但是,“重要”僅僅只是輕描淡寫。該公司原本計劃在今年夏天進行IPO,卻胎死腹中。這引發了人們對WeWork在未來幾個月如何履行其大量租賃義務并最終實現盈利的質疑。

WeWork在軟銀和一眾投資者的支持下,成立僅九年就已經進駐全球29個國家111座城市,設立了528個WeWork大樓,并計劃最終擴張至全球280座城市。

從WeWork遞交的IPO招股書來看,其收入與虧損規模幾乎呈同比例的正向增長。據悉,WeWork在2018年的收入是18億美元,虧損達16億美元。雖然僅僅在2019年上半年其營收就達到了15億,但卻虧損了23.6億美元,較去年翻倍。可以說實現盈利幾乎遙遙無期。

曾經的軟銀認為,長遠規劃和無限支出,足以將這家房地產領域的“高科技”公司培養成下一個亞馬遜。

終引軟銀不滿

在這場IPO風波中,處于輿論漩渦中心的正是首席執行官諾伊曼。

上周五,當諾伊曼一家參加每周的安息日儀式時,軟銀首席執行官孫正義正在準備罷免諾伊曼。據悉,軟銀以股票和貸款的形式擁有著超過100億美元的WeWork股權。但在過去一個月里,WeWork的財務顧問經過反復論證后確定,這些股權的價值僅僅是軟銀在1月份購買股權時的四分之一。孫正義推斷,問題出在諾伊曼身上。

長期以來,WeWork都以夫妻店的形象示人,諾伊曼夫婦二人共同執掌公司大印。此外,諾伊曼還在高管團隊中大力扶持家族勢力。這家公司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了兩個關系:一個是諾伊曼的妹夫,他經營公司的健身房;諾伊曼的一位直系親屬獲得了為該公司舉辦八場現場活動的報酬。

在投資者的最初批評沖擊之后,WeWork的確采取了措施來解決許多問題,減少諾伊曼對公司的控制,但他仍然堅持工作。就在上周,軟銀預計諾伊曼將會出席在加州帕薩迪納舉行的務虛會,并發表相關講話。但諾伊曼卻因軟銀和投資者涉及推遲IPO的言論,取消了講話,并最終沒有出現在這次會議上。

上周日,軟銀要罷免諾伊曼首席執行官職務的計劃終于公之于眾。孫正義的盟友包括風投公司Benchmark的Bruce Dunlevie和中國私募股權公司弘毅資本的創始人、首席執行官趙令歡,他們都是We Co.的董事會成員。到了本周二,諾伊曼的態度緩和了,在董事會準備進行電話會議和投票之前,每個人都知道結果,諾伊曼和其他成員一起投票罷免了自己。知情人士透露,We Co.董事會在罷免諾伊曼的問題上全部投了贊成票。就在這一天,他辭去了首席執行官的職務,并同意放棄他的多數投票權。其夫人也辭去了公司的相關職務。

高管層大清洗

自諾伊曼卸任CEO之后,短短幾天,兩位新領導就已經開始進行裁員和資產甩賣。據知情人士透露,這其中包括清除諾伊曼的裙帶關系,涉及人數近20名。

知情人士表示,這家共享辦公空間的母公司We Co.預計將裁減掉數千個職位,并希望出售其核心租賃業務以外的業務。他們的目標是讓該公司實現“瘦身”,以為明年的IPO做好準備。

在預計將離職的高管中,副董事長Michael Gross一直是諾伊曼的長期盟友,也是他的朋友。另一位將離職的是該公司首席產品官Chris Hill,他是諾伊曼的姐夫。

與諾伊曼有著直接匯報關系的10多名員工也將離職,其中包括運營和特殊項目副總裁Zvika Shachar、開發總監Roni Bahar、房地產聯席主管Wendy Silverstein、首席通訊官Jennifer Skyler以及房地產合作伙伴關系全球主管Sarah Pontius。

此外,房地產開發主管Granit Gjonbalaj也宣布即將離職。Gjonbalaj負責房地產業務,包括設計、施工、項目管理和開發,他表示目前正在談判離職方案。不過,相關人士透露,Gjonbalaj與諾伊曼并無私人關系,不屬于核心小圈子,所以此次離職完全是出于他本人的意愿。

知情人士表示,WeWork最大投資者軟銀集團的負責人孫正義,已要求Sprint前首席執行官Marcelo Claure親自承擔更多角色,以幫助監督這家辦公室租賃公司的高管層清洗工作。知情人士表示,軟銀尚未就他的確切角色做出任何決定。

一位知情人士說,Claure將幫助WeWork的新領導層確定收入和節省成本的機會。

現年48歲的Claure于2013年加入軟銀,當時這家日本公司收購了電話發行公司Brightstar。孫正義在2014年聘請他經營Sprint,幫助孫正義在公司即將出售給競爭對手T-Mobile之前,實現扭虧為盈。現在,他仍然是Sprint的執行董事長。

Claure目前是軟銀集團的首席運營官、國際業務的首席執行官和董事會成員。他還監督了軟銀今年推出的50億美元拉丁美洲技術基金。

拒絕重蹈覆轍

兩位新任首席執行官正計劃為該公司開辟一條新路線,以避免重蹈該公司發展迅速但虧損巨大的老路。

據知情人士透露,WeWork正在暫停與業主的所有新租賃協議,試圖迅速控制成本。

此舉將令WeWork的全球商業地產房東感到不安,不過他們已經為這一暫停擴張的可能性做好了準備。

前員工表示,削減成本的舉措表明,Minson和Gunningham向華爾街發出了一個信號,即他們正認真地改變該公司以過度擴張聞名的企業文化。

諾伊曼曾試圖將該公司發展成一個折衷的業務組合,一個涉及廣泛的企業帝國。其中包括學前和基礎教育部門WeGrow,一個名為Rise by We的健身俱樂部以及一個名為WeLive的宿舍式公寓租賃子公司。We斥資5億多美元收購了與技術相關的業務,其中包括活動策劃網站Meetup.com和搜索引擎優化公司Conductor。

知情人士表示,這兩位聯合首席執行官已決定出售在諾伊曼領導下進行的三筆收購,即Conductor、Managed by Q和Meetup。據悉,最近幾天,三家公司已經收到了外界的初步收購興趣。

但是,預計該公司將保留兩年前收購的編程教育公司Flatiron School。

此外,知情人士透露,在計劃拍賣的資產中,包含了諾伊曼青睞的Gulfstream G650ER,這是他去年以超過6000萬美元購買的頂級私人飛機。

尚不清楚諾伊曼的其他一些奢侈品會如何處理。據悉,諾伊曼的工作人員中,至少有一位司機駕駛著價值10萬美元的邁巴赫豪華轎車。諾依曼的辦公室還附有一個小型水療和冰浴空間。知情人士透露,該辦公室正在清理中,而作為董事,諾伊曼對公司設施的訪問將受到更多限制。

接任者的未來工作

現年48歲的Artie Minson將負責WeWork的財務、法律、人力資源、房地產、通訊和企業發展職能。他畢業于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之前的工作包括AOL的首席運營官和時代華納的首席財務官。他于2015年加入WeWork,并擔任總裁兼首席運營官。

Minson最初的任務是擴大WeWork的全球影響力,并管理其業務發展和管理職能。他于2016年6月成為公司的首席財務官,有消息稱他是位頭腦冷靜且平和的員工,以“房間里的成年人”而聞名。

他今年春天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WeWork與Uber和Airbnb等初創企業不同,因為它在政府法規和社區抵制方面幾乎沒有遇到任何問題。他還對公司可以繼續快速增長表示了信心。

他說:“我們本季度新增了8.2萬張辦公桌,這些辦公桌將為公司帶來90億美元的收入和20億美元的利潤。”

他在5月的采訪中對公司的增長前景同樣表示了類似的信心,并建議投資者將虧損視為“投資”,而在此前,WeWork報告第一季度虧損了2.64億美元。

現年57歲的Gunningham則將專注于產品、技術、設計和營銷。他在阿根廷長大,就讀于斯坦福大學,他的背景主要是在科技公司。他之前的工作包括蘋果副總裁、Peace Software首席執行官和亞馬遜市場的高級副總裁,他在去年加入WeWork。

據CNBC報道,Gunningham在亞馬遜任職期間曾是亞馬遜首席執行官杰夫·貝佐斯非常親密的顧問,并成為貝佐斯頂級精英團隊的一部分。在WeWork,他負責使租賃過程變得更加技術友好,并管理著1000多名員工。

據報道,當Gunningham加入該公司時,員工感到寬慰,因為他被認為是有能力解決問題的勝任專家。

像Minson一樣,他被視為公司里的“成年人”。一位前高管表示,任命他為聯席首席執行官并不奇怪。他說:“我們總是認為,在IPO前,亞當會辭職,而Sebastian則將出任首席執行官。”

財務壓力巨大

據悉,We Co.的債權人最近對該公司的現金儲備表示了擔憂。截至六月底,該公司現金儲備約為25億美元。標準普爾分析師于周四將該公司的信用評級進一步下調至垃圾級。受此影響,WeWork的債券收益率飆升至10%以上。

雖然與過去的承諾相去甚遠,但該公司將能夠獲得短期的提振,因為它將在明年從其最大的支持者日本軟銀手中獲得15億美元的注資。雙方一直在就軟銀計劃增加至少10億美元的注資進行談判,而談判的重點將聚焦于WeWork的估值。

這筆新資金對于WeWork來說至關重要,因為該公司也在尋求從華爾街多家銀行手中獲得30至40億美元的貸款。多個消息來源稱,除非WeWork先融資,否則貸方拒絕為交易提供資金。

也許,對于WeWork來說,清洗公司裙帶關系,拋棄過度擴張模式,是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但命根被軟銀緊緊握住的WeWork,能否實現扭虧為盈,并在明年成功上市,還有待觀察。

相關文章

關鍵詞:WeWork諾依曼軟銀孫正義

IT之家,軟媒旗下科技門戶網站 - 愛科技,愛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軟媒公司版權所有

买马买49个数如何赚钱